消息来得很突然。

8月6日凌晨3:52,“三亚发布”发出通知:自2022年8月6日凌晨6时起,全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除保障社会基本运行服务、疫情防控和紧急特殊情况外,全市范围限制人员流动,暂停城市公共交通。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躺在酒店床上刷手机的蔡女士直接“弹”了起来,赶紧喊醒正在熟睡的孩子,又去另一个房间把父母叫起——“必须马上走”,这是当时她脑海中最强烈的念头。

图片[1]-撤离三亚48小时:人在囧途,回家不易-康乐网络吧

8月6日临近中午,王尔在通往机场的国道上被拦住。 受访者提供

许多游客在早晨醒来后,紧急退房、奔赴机场。有人在国道上与上百人一同被拦住,有人在机场等待几小时后被告知航班全部取消,还有人已经坐上飞机,却听到机组广播让大家下飞机。

8月1日0时至8月6日12时,三亚已累计发现确诊病例455例、无症状感染者103例。

被滞留的游客何去何从?

8月6日下午举行的三亚市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介绍,目前在三亚滞留的约3.2万人属于滞留在酒店的游客,针对这些酒店的在住游客,自2022年8月6日凌晨6时起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酒店为旅客提供半价优惠的续住服务。游客在完成7天风险排查(即7天内第1、2、3、5、7天核酸检测阴性)后,经评估后可离岛。

目前,滞留机场的游客陆续被送往酒店、回到已经退房的民宿或投奔当地朋友家。也有少部分“幸运的旅客”,提前改签机票,在8月6日前离开了海南;或者临时更改出行目的地,绕开三亚,前往海南其他地方,希望能顺利搭乘航班回家。

航班取消:登上飞机又下来了

7月27日,蔡女士带着父母、孩子一家五口从上海出发到三亚度假。刚开始几天,大家游岛、潜水、冲浪玩得很开心。

8月1日,三亚开始出现新冠确诊病例,但“好像对游客没影响,该玩的还都在玩”。3日起,路上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各项游玩受到限制,蔡女士感受到三亚疫情形势逐渐紧张起来。

原本,蔡女士一家打算在8月4日早上返回上海,但在3日晚,三亚方面发布要求——进入机场必须有48小时两次核酸阴性证明。“根本来不及做!”只有一次核酸证明的一家人,只得退了机票,重新订好酒店,再订上6日上午返沪的机票。

等待回上海的这两天,一家人除排队做核酸外,哪儿也不敢去。核酸队伍很长,一次要排两个小时。就在这两天,酒店的健身房、泳池、堂食陆续关闭,外卖也几乎消失。

8月5日晚,蔡女士一夜不敢合眼,刷着手机,就看到“三亚全域静态管理”的消息。8月6日凌晨4时,蔡女士带着一家人从酒店出发前往三亚凤凰机场——她们订的上午11:15起飞的航班还未取消。

图片[2]-撤离三亚48小时:人在囧途,回家不易-康乐网络吧

8月6日,蔡女士一家在飞机上等待两个多小时,最终被要求下飞机。图为机组人员发放午餐。 受访者供图

打车到机场、出示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成功取票,一切都很顺利。6日10时许,蔡女士一家成功坐上飞机,舱门关闭,“身体能感觉到飞机正在发动”。忽然一切停止,广播里喊着让大家下飞机。

“三亚防疫政策发生变化,不让我们走了。”蔡女士说,飞机上大概200多名乘客,一度没人愿意下去,因为无处可去,酒店已经退房,是集中隔离还是自己找住处都不清楚。

在三亚出差的王尔,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就被拦住了。

就在8月5日晚7点,他还与同事一同致电当地12345确认是否能飞离海南,得到的答复是:持有机票以及核酸符合要求的前提下可以离开。

8月6日早上,他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坐上约好的车,驶向三亚凤凰国际机场。10时50分,他们在国道上与上百人一同被拦住,一直等到12点多,眼见没有被放行的可能,失落地回到了民宿。

当日早上10点半,王女士一家四口也持有48小时内两次核酸阴性记录,从陵水途经高速公路,抵达三亚凤凰机场。抵达前,王女士收到短信提示,航班因天气原因延误一小时。

在候机大厅等待时,有工作人员突然告知,今日航班全部取消,而航班信息大屏幕上的信息较为滞后,还没更新。

机场里,还在期待着离开的游客忽然变得茫然,“大部分人还懵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王女士说,许多游客手足无措,希望机场给出解决办法,甚至想坐高铁离开三亚。

当天下午,根据铁路12306网站信息,铁路部门已对三亚地区列车票全部做禁售处理,市民不能通过铁路离开三亚。

寻找住处:回到酒店、投奔朋友

确认航班取消后,王女士和丈夫没有太多犹豫,立刻想办法解决住宿和交通问题。

她紧急联系到三亚的一家酒店,接线人员称仍有空房间,但游客需要自行解决交通问题,酒店无法派车接送。一位三亚的朋友向他们一家发出邀请,考虑到滞留时间的不确定性和酒店费用问题,一家人决定先去朋友家暂住。

她还找到此前联系的租车朋友,辗转解决了交通问题。“街上出租车肯定打不到了,我看到几辆滴滴,没见到出租车。”她说,中途想给车辆加油,一连找了好几家才加到油,“加油站都不营业了,说警察不让营业。”

朋友所在的小区只进不出,王女士一家现已顺利进入,安顿下来。小区物业告诉她,目前可以叫买菜配送,外卖也许可以叫肯德基麦当劳,不过王女士在路上没怎么看见外卖骑手。

当日14时左右,在飞机上僵持的蔡女士一家和200名乘客走下飞机,分批前往候机楼等待。

蔡女士有些不满,8月3日晚上10时许,三亚发布新政策,要求进入机场需提供48小时两次核酸阴性证明,因此错过了4日早晨的航班;6日终于符合要求坐上飞机,却遭遇航班取消。“两次政策变动都是发生在晚上,不给人留有缓冲的余地。”

6日下午17时许,蔡女士一家接受相关部门安排入住隔离酒店,暂定集中隔离七日。18时许,“三亚发布”通告显示,全市社区(村、居)、小区、企事业单位实行封闭式管理,居民原则上居家,非必要不出门、不流动、不聚集。

隔离酒店此时还没有限制游客外出,蔡女士一家人前往超市采购物资,许多人的购物车里满载食物,方便面货架几乎已经空了,即便入住酒店了她还是希望多储备些物资,“不打无准备之仗”。后来,她还叫了外卖,酒店也供应了盒饭。

滞留等待,或绕开三亚

看到三亚航班大面积取消的消息后,黄女士庆幸自己有每天做核酸的习惯,持有48小时内两次核酸检测证明于8月5日提前返沪。

图片[3]-撤离三亚48小时:人在囧途,回家不易-康乐网络吧

8月5日下午,黄女士一家人登上了三亚飞往上海虹桥机场的航班。 受访者供图

黄女士一家在三亚游玩,原计划8月6日下午4时飞回上海虹桥。但是,多变的防疫政策让她一度担忧,于是将回程机票提前至8月5日下午。“我们原先在携程上订的机票,改签要4200元一人,干脆退订,重新购买了8月5日的回沪机票,约3000元一人。”她介绍。

8月5日下午,一家人准备登机时,候机室的人已经很多,没有空座。黄女士说,当时许多飞往上海浦东的航班都取消了,前往杭州、北京、武汉的航班也有部分被取消,好在她搭乘的航班仅延误一小时,最终顺利抵达上海虹桥机场。

对比之下,滞留三亚、焦灼等待的人则有些无奈。

王尔和同事回到了退订的民宿,虽然民宿不再对外开放预订,但看着去而复返的游客,老板还是重新“收留”了他们。王尔也向家人、朋友报了平安。

一时间,他觉得“心里都有点凉,又因为人在岛上,有种孤立无援的彷惶感”。他提到,机票的价格在不断上升,“之前看三亚回上海的机票,一般在1600元、1700元左右,昨天(8月5日)等我们订时,已是2486元了,晚一点再看,价格到了2800元左右,今天看到的价格就不谈了,更离谱。”

图片[4]-撤离三亚48小时:人在囧途,回家不易-康乐网络吧

澎湃新闻记者6日上午查询相关订票软件发现,当天三亚直飞上海的经济舱票飙到了全价,公务舱回程机票高达一万多元。7日、8日三亚直飞上海的经济舱几乎都为全价票,7日票价(含公务舱)从3000多元到1万多元不等。8日票价从1000多元到3000多元不等。6日中午,飞常准显示,当日三亚凤凰机场近8成进出港航班被取消(含提前取消)。

根据三亚市最新防疫规定,游客需完成7天风险排查(即7天内第1、2、3、5、7天核酸检测阴性),经评估后可离岛。

正在陵水游玩的夏女士与女儿,8月4日在三亚落地,之后在陵水游玩,原计划于8月9日从三亚凤凰国际机场返沪。

8月6日,得知三亚、陵水进入静态管理的消息后,她们迅速前往万宁,计划从海口辗转返沪。

目前,两人已在万宁一家酒店登记入住。夏女士说:“9号从海口美兰机场出发回上海,因为那边情况相对好一点,我们也没有去过中高风险地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不会被取消航班。”

曹同学是一名在沪读书的大学生,暑假回三亚探亲,眼下她也焦虑起来。她说,当地发布全域静态管理的消息后,公共交通已经暂停,少见到能看到出租车,自家的私家车因为没有通行证也无法上路。

原本,她订了8月9日的机票回上海,花了3000多元,前两天看着三亚的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她临时改签到8月7日,就在明天下午2时10分。

“9月份学校要开学了,我本来想再提前点回上海。”曹同学很担忧,她身边也有人想返沪,但现在很多人走不了。

图片[5]-撤离三亚48小时:人在囧途,回家不易-康乐网络吧

曹同学在社交平台发的感想 截屏图

曹同学查询了解到,根据上海最新的防疫政策,她作为来自中风险地区的人,需要居家隔离7天,“这些我都能接受,我现在只希望明天的航班不要取消,我这里距离凤凰机场10多公里,如果实在不行,我就想着带着核酸报告,骑自行车去机场。”

8月6日近17时,曹同学再次发来消息:“明天的航班取消了。”

© 版权声明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