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总是给我们一种温和、干练的白衣天使形象,但广西桂林第七人民医院的护士周华,却是一个披着白衣天使皮的人间恶魔。

2002年10月23日上午,这个在九十年代读过大学,看起来很是干练的女人,却在医院里无缘无故扎了同事李仁强一针,夺去了他的性命。

图片[1]-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在案件的庭审上,这个女人甚至依然带着微笑,说出了一句冰冷又残忍的话:“只是开个玩笑。”

案发那天上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了如此让人无法理解的残忍行径?她是蓄谋已久,还是临时起意?对于她“开玩笑”的庭辩理由,法官又会如何判决呢?

毒针

23日这天早上,一切风平浪静,李仁强关上家门,如往常一样买了早点,准时到了科室。

图片[2]-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上午忙完了病人的事儿以后,李仁强在休息时帮同事推拿按摩。

他是第七人民医院推拿科的医生,帮同事按摩是他这些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也因此他在医院里人缘很不错。

房间里围了三四个同事,众人正七嘴八舌聊着天,讨论床上的“病患”是什么症状。

就在大家欢笑时,李仁强突然觉得自己脖子一痛,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他扭头看去,发现扎他的人是同在医院工作的护士周华。

图片[3]-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周华的这个举动吓了李仁强一跳。

“你扎我干什么?”

周华却只是笑笑说:“没什么啊,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对方笑嘻嘻的表情让李仁强不寒而栗,他与周华的关系一般,实在是没有到开这种玩笑的地步。

李仁强本能地觉得不对,连忙让在一旁的同事帮他看看后脖颈的位置。

图片[4]-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你脖子后面有个针眼!”

同事的话更是加重了李仁强的不安感,他立刻前往院长办公室,要把这件事告诉了张院长。

走在路上,此时的李仁强已经出现了冷汗,痉挛的情况。

强撑到办公室,李仁强背后已经湿透了,双腿疲软无力。张院长看到他的情况大吃一惊,连忙将他搀扶到凳子上坐着。

图片[5]-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听到李仁强的描述,他察觉到了不对,马上把正在工作的周华叫了过来,询问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面对大家的盘问,周华一脸无辜的表情:“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只是捏了下他的脖子而已啊。”

但这怎么可能?大家都学医,李仁强的后颈部已经肿起来了一大块,很明显她对李仁强所作的事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玩笑。

当时看到针孔的同事立刻反驳了她的说辞,见无法蒙混过关,周华此时又马上改口,说自己的确是扎了李仁强,但只不过是一个空针管而已。

图片[6]-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椅子上的李仁强经同事诊断后确认,已经开始出现了中毒的反应。众人七手八脚地将他抬到担架上送去抢救。

但始作俑者也没有被遗忘。报了警之后,在院长的安排下,周华被看管了起来,其余的人开始搜寻起了周华刚刚用的针筒

最终,大家在周华办公室的鱼缸里找到了那支针筒,但因为泡在水里稀释的缘故,针筒内的毒素已经查不出来了。

急救室里,李仁强的情况则不容乐观,整个人面部涨得青紫,肌肉收缩剧烈,浑身抑制不住地抽搐。

图片[7]-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病床上的李仁强

想要尽快解毒,就必须知道李仁强中的是什么毒。

院长厉声询问周华到底给李仁强扎了什么药,周华却只是笑嘻嘻的,一句话也不说。

见此情况,院长也没有办法,只能先将这件不幸的事通知了李仁强的家人,等待警察的到来。

很快,警察赶到了医院,在众人的作证下,周华被迅速逮捕归案。

图片[8]-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面对警方的盘问,周华明显谨慎了许多。

不同于在医院的矢口否认,她又给出了另外一个说辞:“我只是拿了一只死去的黄蜂刺了李仁强一下,或许是因为黄蜂的毒素让李仁强有所反应了。”

明明都已经发现她所用的针管,还能面不改色地说谎,办案的民警们察觉出了她的抵抗情绪,问询工作进展得很不顺利。

调查尚未结束,另一边,李仁强的父母也在随后来到了医院。

图片[9]-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此时的李仁强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被送进了重症病房。看着面目全非的儿子,老两口痛不欲生。

他们不明白,一向善良温和的儿子,怎么就遭遇了这种事情。

为了能够尽快解毒,他们来到了警察局,寻找罪魁祸首周华。

但他们不是去算账的,而是想用自己最后的尊严,去为儿子的生命搏一线生机。

图片[10]-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闺女啊,我求你,你告诉医生你注射的是什么行不行?”

“我儿子才29岁,他今年才29岁啊!他要是救回来了我们不怪你,你就告诉我们吧!”

李仁强的母亲哭着跪在周华面前,求她说出所用的药物名称,甚至愿意不予追究,只要她能救自己儿子一命。

但周华看着两位老人面无表情,对他们的哀求不为所动。李仁强对她来说不像同事,倒如仇人一般,仿佛她就是要眼睁睁地看着李仁强去死。

图片[11]-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她抿住嘴巴,看着面前的老人从希望到绝望,最终破口大骂毫无形象的样子,笑出了声。

绝望在警局蔓延,而另一边,警察也一直在加班加点的搜证。他们进一步地搜查了周华的办公室和居住地,寻求那最后的希望。

证据

周华的办公室和居住的房子面积都不大,但警察搜了几遍都没有找到可疑的地方。

就在刑侦人员百思不得其解时,一纸鉴定报告成了关键证据。

图片[12]-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在周华的办公室以及家中,均检测出了一种名为“毒鼠强”的烈性毒药。

“毒鼠强”,主要成分是四亚甲基二砜四胺,这种物质无味、无臭,是一种神经毒素,能引起致命性的抽搐。

经常关注刑侦题材的人可能知道,氰化物是经常被写来当做作案手法的致命毒药。

而“毒鼠强”的毒性甚至比氰化物强100倍。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7至10毫克就可以置人于死地,并且没有对症的解药。

图片[13]-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对于李仁强来说,此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李仁强的父母寝食难安,陪护床只有一个,李仁强的父亲便在过道上席地而睡,坚守在儿子的病房旁,盼望着会有奇迹发生。

天不遂人愿,经过了十多天的抢救,李仁强最终还是在11月8日,因中毒导致脑、肝、肾等多个器官衰竭去世,年仅29岁。

李仁强身死,周华也被捕入狱,但这件事并没有结束。周华为什么要对这个老好人下手?李仁强难道与她有什么过往纠葛吗?

图片[14]-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周华

李仁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子弟,靠着自身努力上了大学读了医,2000年毕业后,就被分配进了桂林第七人民医院工作,人生轨迹清清白白。

周围的同事和朋友都对这个努力地推拿医生印象不错,说他心地纯朴善良,为人温和,也从未见他与谁结怨过。

他们反映,李仁强与周华之间科室不同,交集甚少。

两人没什么大矛盾,唯一的一件小波折,是那次周华找李仁强给她按摩。

图片[15]-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那是在案发前几个月,周华找到李仁强的时候,他正在给一位患者进行治疗,告诉她让她稍等一下。

送走病人后,李仁强因为忙碌了许久,就去了趟厕所,因此耽搁了几分钟。

但这件事让周华非常不高兴,从那之后,她就时常说李仁强的坏话,和其他同事嚼舌根,说自己在李仁强那边按摩过后腰部疼的更厉害了,让大家不要再去了。

但没人搭她的话茬。

图片[16]-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周华的性格有些偏激,爱斤斤计较,如果只是这些,倒也只是不合群罢了。而她真正被众人排斥的原因是,她当初“走后门”进了第七人民医院。

周华的丈夫是市里的一个小领导,人脉关系比较广。

当初招聘时,周华虽然发表过论文,有学历,也有技师执照,理论上达到了进入七院的标准,但她的实操能力与过往履历并不满足七院的招聘条件,而医院最看重的便是实操。

应聘失败后,周华的老公找了关系把她送进了七院。

图片[17]-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这种事情纸包不住火,她进医院后,不少人因此对她颇有微词。

再加上周华一直自视甚高,性格又差,在医院里连个朋友都没有。

警察针对这点开始拓展调查,他们发现周华不仅在工作中是这样,在生活上,也不是个好好过日子的人。

或许是因为丈夫事业风生水起,而自己却只能做个小护士混混日子,还要靠丈夫帮衬的原因,在自尊心作祟下,周华对于丈夫的管束也十分严格。

图片[18]-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她时常担心丈夫出轨,还私下偷偷找人调查过丈夫的人际关系和行踪轨迹,搞得丈夫苦不堪言。

可以说,周华在事业和家庭上,都差强人意。

而李仁强的朋友也说,这段时间李仁强时常发现自己的自行车被放胎,却也一直找不到谁干的。

难道会是周华?

但这么一点小事,在常理来看,完全够不上犯罪动机的程度。相比之下,民警们更在意的反而是周华与医院院长的矛盾。

图片[19]-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在案发前一个多月,医院开始推行资建房。

因为职工认购的人很多,房子数量不够,为了公平起见,院方推出了一个工龄筛选规定。

周华觉得自己是医院的一份子,自然也有资格,所以就找上了院长想要特殊待遇,但最终院长因其工龄不够拒绝了她的要求。

根据同事们回忆,当时的周华怒气冲冲地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情绪非常不稳定。而案发前一天,正好是自建房缴费的最后一天。

图片[20]-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这不得不让警察怀疑,是不是因为李仁强挤占了周华的房屋分配名额,她心里不平衡才要痛下杀手?

但李仁强的工作年限也才两年多而已,还没有周华的工龄长,既然周华买不到房子,那李仁强更不可能。

调查就此陷入了僵局,直到民警再次提审周华。

在审问中,警察多次提到了房子,却见周华没什么反应。便又问询两人之间按摩的这件事。

图片[21]-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让他们感到诧异的是,周华一直平淡的脸上在听到按摩时,有些微的扭曲。

审问的民警抓住了这个瞬间的变化,虽有些不可置信,但还是敏锐的追问了下去。

最终的审问结果证明,现实远远比梦境更为荒诞。

周华表示,她的确是因为李仁强没能及时给她按摩,才一直记恨对方。

图片[22]-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这个结果深深震撼了所有人。李仁强本就是义务为同事们按摩,也没有收费,不感谢就算了,但也不可能因为这个杀人吧。

可结合调查中身边人对周华的评价,又似乎能解释她的作案心理。

周华一向以自我为中心,她觉得自己能让李仁强帮自己按摩,已经是抬举他了。

所以等病人走这段时间,周华就已经很不耐烦了。而当病人走后,李仁强居然还要去上个厕所再给她按摩。这在周华眼里,是故意不尊重她,蔑视她的表现。

图片[23]-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周华开始散播李仁强的按摩技术没那么好的消息,让周围的人别去。但李仁强的朋友很多,医院里的同事都很喜欢他,没人听她的话,这让周华更为记恨。

她看到李仁强和同事们欢声笑语,就会联想到自己。

她和李仁强就像医院这个人际关系网中的两个极端,而她是低层的那个不受欢迎的人。

这种差别待遇让自命不凡的周华难以忍受,又加上自建房的事情被领导拒绝,让她更为恼怒。

图片[24]-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在半年的时间中,情绪不断发酵,她最终把自己脑子里的一腔恶意全部倾泻出来,并且把目标对准了自己本来就很不喜欢的李仁强。

如果自己不如意,那就大家一起倒霉好了。怀着这样的心理,周华购买了“毒鼠强”,决定实施自己的报复行为,走上犯罪的道路。

而她也为自己的随性,付出了代价。

判决

图片[25]-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很快,周华的案件正式开庭。

在庭上,面对检方的质证,她没有否认自己对李仁强的不满。

“但我就是跟他开个玩笑,我没有用毒药害他。”

她表示,鱼缸里的针管不是她放进去的,检测出来的“毒鼠强”是她用来处理家里老鼠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周华还在监狱里写下了一篇5000字的“大作”,用来证明马蜂蜇人也是会死的,这一切只是一场意外。

图片[26]-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在一审的法庭上,周华提交了这篇“论文”给法官,法官看后点了点头。作为外行,他相信周华的职业能力,也相信这篇文章的论述内容。

正当周华觉得自己翻身有望的时候,露出一丝笑容时,法官的一句话彻底击碎了她的谎言。

“既然你知道黄蜂刺可以置人于死地,那你为什么要用黄蜂和别人开这种玩笑呢?”

正是周华的自作聪明,坐实了她伤人行为的主观故意。

图片[27]-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2003年6月13日,周华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李仁强家人74万余元。

宣判结束后,周华当场大喊“不服判决”,并提出了上诉的请求。

于是,这起案件进入了二审。这一次,周华想到一个摆脱死刑的理由:精神病。

律师也告诉她,如果她能够证明自己有精神问题,并且在杀人的时候处于发病状态,就能够免除死刑。

图片[28]-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周华之所以想用这个理由摆脱死刑,是因为在此之前,她的确出现过精神方面的问题。

周华的丈夫曾在1998年的时候,由于周华行为过于偏激敏感,把妻子送到了市社会福利医院精神科进行过诊疗。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周华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而后便被丈夫想办法安排进七院,开始新的工作生活。

周华的丈夫是希望妻子能够在全新的环境下,放松精神,交到些朋友,也不要再疑神疑鬼的。

图片[29]-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但却没想到,罪恶的开端导致了罪恶的结局。

有了98年的治疗过精神疾病的这个点,律师在法庭上据理力争,最终为周华争取到了一个鉴定精神状态的机会。

这一鉴定,就是整整3年,鉴定结果出来之前,这个案件就搁置了下来。

这对于李仁强的父母来说,是绝对难以忍受的。自己的儿子尸骨未寒,被这个女人用恶毒的方式杀死,对方却还在用装疯卖傻的方式想办法逃脱法律制裁。

图片[30]-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两位老人也积极的奔走,希望能为儿子讨一个公道。

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李仁强是全家人的骄傲,儿子的突然离去,对李家的打击是巨大的。

在三年多的时光里,李仁强的父母经常往返在坚定机构和法院之间,磨破双脚,跪烂膝盖,一待就是一整天。

办案的民警和工作人员也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安抚两位老人。精神疾病的鉴定是个极为漫长的过程,有任何不规范和差池,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大家也都有心无力。

图片[31]-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好在,正义迟早会来临。

2006年,广西壮族自治区精神疾病司法技术鉴定组经过长期观察后,认定周华虽患有精神分裂症

但在事发时,周华处于病情缓解期,作案时并未发病且意识清醒,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一纸鉴定报告,一锤定音。

图片[32]-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同年,广西省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周华的上诉,维持死刑原判。

三年的时间,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终于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但可怜的推拿医生李仁强,也永远回不到爱他的父母身边了。

而周华毁掉的也不止李仁强的家庭,还有自己的家庭。

周华一直引以为傲的丈夫在事发之后,马上就想办法和周华离了婚,把这件事情对自己仕途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图片[33]-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周华的父亲对于女儿的行为也无法理解,并且在周华最终被执行死刑后,因为接受不了失去女儿的事实,突发急病被送入医院,不久之后就去世了。

虽然这个案件已经彻底盖棺定论,但对于周华和李仁强两家人来说,这件事的余波却远远没有结束。

他们还有长久的悲痛尚未消弭。

回顾整个案件,周华的动机和做法都让人非常匪夷所思。

图片[34]-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在她的观念里,她的感受比一切都重要。

那些在普通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生活琐事,在周华眼里是对她的挑衅。

正是在这样的心态下,李仁强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在周华的眼里被无限放大,成为了侮辱她的行为。

而自建房的事情或许是压到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来信心满满会被答应的事情,却被一口回绝,这对周华来说是一次巨大打击。

图片[35]-02年一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庭审时笑称:我就开个玩笑-康乐网络吧

李仁强医生不过是一个倒霉的发泄口,即使没有按摩的那件事,周华也会找到其他小事当做理由去伤害别人。

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多年,周华也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了代价,但这些都没法让已经去世的李医生再度回到父母身边。

没有人的生活是一帆风顺的,谁都有艰难和痛苦的时候,我们应当在其中磨练意志,找到属于自己的平静之法。

不论什么情况,都不应该如周华一般,因为个人情绪去肆意践踏他人的生命。

对于周华杀人事件,各位读者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下您的想法。

来源:洞鉴历史

© 版权声明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