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被高温击倒的暑期工”的消息一经发布,“热射病”,这种致死率极高的疾病引发了网友关注。8月25日,当事人姐姐郭贝丽告诉记者“我弟弟在那里就工作3天,命都没了,工作单位不管不问,双方互相推脱”。

涉事公司称没有责任,不视为工伤

据报道,郭腾旭今年20岁,是汉口学院计算机系的一名大学生。7月6日,他和同学一起,通过武汉华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派遣到用人单位湖北三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做暑假工。7月9日,在持续体力劳动工作一天后,他身感不适,在下班后的第6分钟突发昏迷,被送往医院抢救,诊断为热射病,经抢救无效于当天晚上9点30分死亡。

图片[1]-武汉20岁大学生做暑期工因热射病死亡,涉事公司称没有责任-康乐网络吧

8月25日,郭贝丽告诉记者,在调解过程中,武汉华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的人每次都过来配合调查,但是湖北三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有时不来人,即使过来,也都是旁听不发表意见的工作人员,从始至终没有负责人出面,更没有慰问。派出所和信访局等多方介入调解,当时双方的出面人都称这件事他们没有责任。

图片[2]-武汉20岁大学生做暑期工因热射病死亡,涉事公司称没有责任-康乐网络吧

针对此事,记者联系湖北三新文化传媒公司,电话均无法接通,语音提醒“用户尚未登录”。

记者联系武汉华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回应表示公司试图和学生家长沟通,但家长拒绝调解,称要走法院程序。工作人员表示事发为“四不”情形,即不是在工作时间、不是在工作场所、不是在回家路上、不是在宿舍里面,这种情况下不属于工伤。

随后,记者联系事发地管辖派出所,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此事。

赔偿问题引争议 劳动合同仍是谜

武汉华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家属要求责任方赔付100多万,这个是不合理的,他们可以出于人道主义出一些安葬费走保险赔付,家属不同意。

郭贝丽回应称,家属们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在律师建议下给出的赔偿明细。如果这两个公司态度好,能跟他们协商,都是可以谈的,目前这份明细已提交至法院,已经立案,在等待开庭。

图片[3]-武汉20岁大学生做暑期工因热射病死亡,涉事公司称没有责任-康乐网络吧

家属带警官到三新文化传媒公司现场了解情况

被问及是否签订劳动合同时,武汉华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称,学生在外务工是不存在劳动关系的,两家公司之间有碰面沟通,期间接到法院电话,听说家属已经起诉,一切遵从事实,由法院来定。

郭贝丽告诉记者,武汉华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在派出所和信访局调查时,都是承认签了合同,还买了雇主责任险,她弟弟的同事也说是签了合同的。

但是,她补充称合同是在弟弟出事当天中午签订的,后面弟弟出事后,武汉华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称因着急赶去医院,所有人的用工合同全部遗失了。后来再让他们公司的人提供合同内容以及保险内容,他们刚开始答应提供,之后又不给了,说是交给他们的律师了。

多方调查后无下文 涉事公司仍在合作招暑假工

正观新闻记者了解到,此前,派出所和信访局等多方介入调解,调解无果。7月18日,东湖高新区信访办联系到事发地所在园区办公室,要求办公室调查并调解此事。当事人姐姐回应,调查人员仅在7月18日和他们通过一次电话,简单询问情况后,至今没有下文。8月25日下午,正观新闻记者致电园区办公室,但未获取有效信息。

图片[4]-武汉20岁大学生做暑期工因热射病死亡,涉事公司称没有责任-康乐网络吧

派出所调解未果的说明

郭贝丽称,7月21日,湖北三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仍然在委托武汉华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在朋友圈发布招聘暑期工的信息,弟弟是7月9日出事的,这是21日发的,但现在看不到了,不知道是自己被屏蔽了还是招工信息被删除了。

图片[5]-武汉20岁大学生做暑期工因热射病死亡,涉事公司称没有责任-康乐网络吧

7月21日朋友圈里的招工信息

关于弟弟是从何处得到招工信息的,她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跟弟弟一起去的同事只是说这个工作是郭腾旭联系的,刚开始是说在机场当保安,去了之后发现年纪不合适,后面才安排去了湖北三新文化传媒公司。正观新闻记者致电当事人同事,均挂断电话,拒绝接受采访。

(正观新闻)

© 版权声明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