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中国,或许我们这代人里土地很遥远,但你与土地的联系是切不断的,作为一个农村人对电影里面的部分情节还是很熟悉的。如今乡村在也看不到满路晒的小麦,包谷等农作物。小时候,每到天气突变,家家户户就开始收粮大作战,男女老少齐上阵,那情景记忆犹新。最吸引的不仅仅是剧情,还有电影大部分的色调属于偏暖色系 ,电影的构图也很美,文艺范拉满。尽管手机上已经看过一遍,但我还是为它补了一张票。

两个寄人篱下的边缘人搭伙过日子,靠自己的双手有了属于他们的家,相遇,相知,相互救赎,相濡以沫,从无到有。淳朴的他们,勤劳的耕种,为了过上好日子。本以为他们终于过上了不错的生活,而现实却和他们开了一个玩笑。贵英的意外,有铁失去了她的贵英,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最终他选择陪他的贵英。

电影结束的最后有这样一句话“2011年冬,老四马有铁在政府和热心村民的帮助下,乔迁新居,过上了新生活。”

有铁是善良的,两次搬离别人的老屋,总是担心燕娃子安危,两次也都带走燕子的窝,将它们安置到自己的新屋屋檐下。有铁遇到了贵英有了目标,生活有了奔头,给贵英买衣服,承诺给她买电视,带她去省城看病,然后美美的浪浪。

“对镰刀,麦子能说个啥。对啄它的麻雀儿,麦子它能说个啥。对磨,麦子它能说个啥。被当成种子,麦子又能说个啥。”老四对苦难,他又能说什么?

“人长着脚总能走来走去的,总比种在地里的庄稼和菜强多了,粮食种在地里就哪儿都去不成了,风吹日晒的,生生死死的,只能在地里干挨着。话说回来,我们长了脚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还不是牢牢着栓在地上了,哪里也去不成。”

张永福患病之后,被道德绑架的老四不顾贵英的阻挡,同意给张永福献血,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在张永福家里的餐桌上,老四和贵英所座的凳子有铺开塑料袋,第二次做车,车里也有塑料袋。看到这里真的很气愤,你们一大家子就这样报答献血的老四两口,善良的老四此刻关心却是嘲笑他的那些村民,想让张永福的儿子给村民结账。逼迫马老四去献血,一次又一次。村民却都已经不记得马老四的大名叫“马有铁”,甚至还用言语去逗弄马老四两口子。将底层人民的无奈展现的淋淋尽致。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苦难,只是那麦子换了一茬又一茬。

图片[1]-电影《隐入尘烟》观后感-康乐网络吧
图片[2]-电影《隐入尘烟》观后感-康乐网络吧
图片[3]-电影《隐入尘烟》观后感-康乐网络吧
图片[4]-电影《隐入尘烟》观后感-康乐网络吧
图片[5]-电影《隐入尘烟》观后感-康乐网络吧
© 版权声明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